• <menu id="gyimk"><strong id="gyimk"></strong></menu>
  • <input id="gyimk"><tt id="gyimk"></tt></input>
  • <menu id="gyimk"></menu>

    義烏“求生”記(下)

    每經記者 朱玫潔 余蕊均    每經編輯 劉艷美    

    在義烏國際商貿城五區南大門入口,有一個關于義烏市場成長史的圖片展,記錄著這座曾經貧窮落后的農業小縣,如何一步步融入全球,連接起中國與世界。

    “回顧市場發展歷程,義烏市場發展的每一步都剛好踩準了中國宏觀經濟發展的步點,契合著當時的經濟背景……但市場發展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面對金融危機以及互聯網的沖擊,義烏市場始終在‘危’中發掘商機……不要去懷疑市場的力量。”

    如今,市場已經明確地指向了內需,義烏也希望像以往一樣“順勢而為”,把進口生意做起來。但實際情況是,不是義烏不順這個勢,而是辛苦培育了十幾年的進口市場如今才“剛剛起步”。

    在義烏轉型這件事上,政府層面的急迫是顯而易見的。

    疫情下要“穩市場”,義烏市政府從3月10日起派出20個工作組,赴20個省份“搶”采購商,包交通、住宿費用。用義烏市商務局出口貿易科科長陳鐵軍的話說,義烏此前對待內貿,比較習慣于等客上門,導致與國內二三級市場的聯系一度中斷,希望通過這次主動招引,盡快重建與國內市場的聯系網絡。

    不溫不火的進口

    2019年,義烏進口額為99.9億元,增長159.8%,其中,日用消費品進口86.2億元,增長423%。但同期出口額達到2867.9億元,體量上的巨大差距,讓“進口首次觸及百億大關”略顯尷尬。

    嚴格意義上講,義烏已花了12年時間來培育進口。

    “2008年到現在,公司一直在很努力地做這件事情,一邊做一邊向上爭取政策。”高宇立記得,2008年廣交會更名(注:2007年“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正式更名為“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后,義烏就開始培育進口了。但幾乎所有受訪者都在感慨“做起來很難”。

    商城集團副總經理張奇真在連續說了幾遍“很艱難”后,解釋了義烏進口所面臨的一系列現實問題。

    比如,“進口需要營造相應的生態圈,不是三天、三年就能培育起來。”“做進口涉及海關監管,對企業資金要求更高,在全球經濟中的參與度更高,同時也考驗整個城市的能級,要直面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的競爭。”

    顯然,人口不足250萬、GDP不到2000億元的縣級市義烏,與更高能級的城市一起爭取政策時,是沒有太多優勢的。這也導致其在通關便利化、貿易自由化方面,均不具備競爭力。

    義烏市商務局進口貿易科科長朱勇健也提到,做進口需要平臺支撐,而在2014年以前,這里連B保(注:保稅物流中心(B型))都沒有。

    義烏進口一直“不溫不火”,還有一個原因是缺乏進口方面的專業人才。

    “包括我自己也是半路出家。”朱勇健說,很多舉措其實是走了彎路的。比如原本以為可以依托既有的內貿流通網絡,把進口商品賣出去,“但一個地方原本只賣5元、10元的小商品,突然間上架了30元、50元的貨品,就賣不掉了。”

    朱勇健說,像這樣的“消費者群體偏差”,也是因為專業度不夠,只能花費幾年時間慢慢摸索才發現,“所以我們渠道雖然很好,但是不能為我所用,最起碼不能拿來馬上就用。”

    在義烏官方表述中,“第六代市場”是一個繞不過去的關鍵詞。

    2019年8月,義烏首次官宣建設“以新型進口市場為標志核心的第六代市場”,進口又一次被放在了高位。11月,義烏在城西國際生產資料市場專門開辟了“進口孵化區”,這被視為第六代市場的一塊試驗田,也是義烏國際商貿城五區一樓進口館飽和之后,義烏第二個培育進口企業集群的地方。

    口岸的調整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義烏對進口的重視。“現有主體加在一起有350來家,再加散落到義烏市還有一些主體,我們再到外面去招引一些,就有七八百家的主體。”張奇真表示,“這樣就有一定規模量,就有樣子了。”

    但在朱勇健看來,僅靠現有的存量主體、僅靠日用品,很難撐起“進口大市”的目標。

    2020年4月初,國務院批復同意設立義烏綜合保稅區——這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動。這意味著義烏“十年圓夢”,為發展進口提供了更大的舞臺和想象空間。但接下來具體怎么利用好這個平臺,義烏還是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如果按原來的思路去做,我想再過10年可能還是這么不溫不火的,那可能就會錯過了進口貿易發展的黃金機會。”朱勇健坦言。

    有形與無形的手

    在義烏轉型這件事上,政府層面的急迫是顯而易見的。疫情下要“穩市場”,義烏市政府從3月10日起派出20個工作組,赴20個省份“搶”采購商。

    商城集團副總經理危剛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到4月20日,差不多“搶”到了6萬國內采購商,義烏的總目標則是10萬人。

    作為國際商貿城等專業市場的“操盤者”,商城集團還另起爐灶,打造了義烏市場官方網站“chinagoods”,試圖探索一條新的轉型路徑。這是義烏中國小商品城的官方平臺,4月15日才上線測試。

    在這個平臺之前,商城集團的線上抓手是更為大眾熟悉的“義烏購”,但顯然這是一次算不上成功的嘗試。在多位商戶看來,義烏購只是一個“展示窗口”,有時間才會弄一弄。一位老板更直言:“義烏購不是一年沒幾個單,可能是幾年沒一個單。我這個片區沒幾個人通過義烏購接到過單子。”

    對商城集團來說,義烏購沒有達到預期是事實,推出“chinagoods”也是總結了前者的教訓。但更為關鍵的是,這個新平臺承載了商城集團轉型的期望以及義烏數字貿易建設的需要。

    “我們一直是一個物業公司,(靠)收房租,長遠來看,萬一哪天實體市場被替代的話,公司就完蛋了。”危剛說,2018年年底集團就提出要轉型,向貿易上下游延伸,幫助做貿易的人提供貿易服務,“我們有危機感”。

    這位江西人從清華大學研究生畢業后,以選調生身份來到義烏工作。在他眼中,義烏是一個高度分工的市場和城市,比如由年輕人做電商,由傳統經營戶負責供貨、管工廠。與此同時,義烏的貿易特點又是“碎片化”的,這就有了整合需要和改進空間。

    商城集團希望,構建一個數字化貿易綜合服務平臺,“對接供需雙方在生產制造、展示交易、倉儲物流、金融信貸、市場管理等環節的需求”。危剛設想,每個模塊都將是一個可以單獨使用的“工具”,合在一起則可以形成一整套“工具箱”。

    陳鐵軍則認為,“chinagoods”作為一個貿易全鏈條的數字化平臺,是數字貿易中“載體數字化”的重要內容,能夠把整個義烏市場全場景地串聯起來,這一點,“是像阿里巴巴這樣的平臺也做不到的”。

    然而,政府層面的決心和動作再大,也無法推動義烏60萬市場主體在短期內轉變思維。現實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能夠適應新變化,“等下去”“熬過去”的心態,反過來加劇了政府的焦慮。

    國際商貿城里扎根著許多“老資歷”,他們很少談論創新、改革這樣的概念,對亞馬遜、阿里等線上平臺連連擺手,總會說“搞不懂這些”“跟不上時代”,只想每天多接點訂單。

    “看上了就下單,我就是接單、生產、發貨。”此時的經營戶主要扮演著廠家的角色,不需要自己確定投資的款式、也不用存儲現貨。“說白了,我們沒風險,最多賠個店面費。”李娜說。

    疫情何時徹底結束還未知,這時候無論是批發轉零售、外貿轉內貿、甚至換一個行業,無不意味著風險。

    “不是不想創新,開發新產品隨隨便便十幾萬,轉行更要幾百萬投進去,失敗了怎么辦?”李娜坦言,“我們也不年輕了,有小孩有老人,你能承擔風險,你的家庭能承擔嗎?”

    這些跟著義烏市場一起打拼、成長的商戶們,許多依舊還拿著一桿筆,埋頭在紙質賬本和手寫訂單中。桌上的電腦只能用來看看劇、打打游戲。

    即使“用上了”直播,也只是單純地開著機器,不知道如何對著鏡頭聊天互動、推薦產品。為此,國際商貿城里還出現了自稱直播供應商的“培訓師”,挨個邀請商戶入會,并號稱“299元包會直播操作”;教會直播后,他們在商戶直播銷售額里提成,從而實現盈利。但一位“培訓師”說,年輕人一個小時就能學會的“課程”,有的店主3天也學不會。另一個情況是,想要出錢招人組團隊,也不容易。

    “熬”到4月,李欣終于也打起了上線亞馬遜的主意,但麻煩的是,招不到令她滿意的跨境電商團隊。“好的有經驗的團隊都去大企業了,我們就只能吃點‘剩下的骨頭’。”李欣打趣說。

    義烏缺人才不是一件意外的事,但在新型市場建設的背景下,這種矛盾無疑會被放大——新型市場能不能建成,根本上取決于有沒有新型市場主體。

    “我們每個星期都有改革會,整個氛圍已經到了需要去突破自我的一個階段。”義烏市市場發展委員會服務中心副主任陳遠說。

    王子誠也提到,義烏發展到這個階段,會產生很多“成長的煩惱”,包括人才的問題。他形容說,“義烏所需的營養已經供給不夠了”。

    也因此,義烏在人才引進方面,近幾年頗下力氣,例如碩士學歷落戶義烏,符合條件購房可享受40萬元以內的補貼。而這次疫情,給874萬大學畢業生就業帶來了極大挑戰,義烏希望能在這個當口,多引進一些人才來創業、就業。

    在陳鐵軍和朱勇健看來,市場主體會有自然迭代的過程,個體境遇不同,心態和選擇也千差萬別。而政府層面只能引導,既不能強求,更要尊重市場選擇。

    從1982年的湖清門市場開始,義烏市場已走過五代,每一代都是基于市場的自發行為,形成專業街后,再聚集發展,是典型的“先市后場”。如今謀劃第六代市場,整體來看,是政府主動求變、主動打造的產物。它與前五代不斷在出口上迭代升級的市場,有著質的區別,對義烏也提出了更大的考驗。

    “只要義烏這個城市有競爭力,義烏市場有活力,店面不要空在那里就好了,可以有不同的人進來做,最怕是你這個城市也不行,市場也不行。”陳鐵軍說,義烏是一座“求生欲”特別強的城市,不會坐以待斃,也不會束手就擒。危剛則相信義烏高度頑強的生命力,“市場會用它無形的手去慢慢捋順這些事情”。

    實習生劉家琳對本文亦有貢獻(應受訪者要求,李欣為化名)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朱玫潔 攝

    責編 祝裕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